哈哈 又不小心喝了三杯綠茶,失眠中,應該要到4:00才能睡吧?
不過也沒差啦,就上上網,看看書。
今天<<地下鄉愁藍調>>快看完了,真有那種想回到50-60年代的美國,
那種年輕的叛逆,丟著滿天的汽油彈與警察對峙,在演唱會上吸著大麻,
讓自己神遊的那種昇天的感覺。
好想回到1966年亞伯廳看bob dylon的演唱會,那能量帶動了整個搖滾界板塊大移動。
挖,我們可能都無法想像當時那些 瓊斯先生(註)是多麼憤怒,
因為他們的bob dylon背離了民謠,他們看見的是一位消失了社會良心、變節的民謠歌手。
整個演唱會後半只有掌聲(到喝采)和怒罵聲,
不過dylon還是堅持繼續唱完他該唱的歌單。

瘦人之歌深沉抑鬱的節奏正暗示這樣瓊斯先生誤闖了邊緣人的世界。

書中提及:
dylon用力敲著鋼琴,歌聲越來越激昂
**因為有些事情正在發生,而你不知道那是什麼。不是嗎?瓊斯先生。**
他正在挑戰著那時代的價值觀,在時代潮流中扮演著先驅者的腳色。

走在時代尖端的人,通常都是寂寞的。不論是dylon和吉米.漢崔克斯都一樣。


==========不過現在是2007年台灣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每個時代都有很多瓊斯先生,不過也應該有dylon,或許是你或許是我。 :)



(註)瓊斯先生象徵所有懵懵懂懂,對於新世界無法適應的既得利益者。

de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